友情链接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国际金融报 2017年05月15日 星期一

“一带一路”的金融动脉

国际金融报记者 | 吴婧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5月15日   第 01 版)
  中国已经同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中国企业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建设了56个经贸合作区
  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总额达到6.3万亿元
  东方IC 图
  东方IC图

  董工,云南人;埃里克,老挝人。因南欧江电站,两人成同事。

  从琅勃拉邦,沿着南欧江,一路北上,洪流激湍,阳光近乎直射。董工指着一段狭窄陡峭的江岸,“国家开发银行在老挝的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南欧江全流域水电开发的一级电站选址这里”。

  董工是工程师,来电站工作后,皮肤变得黝黑,像地道的“老挝人”。

  不远处,埃里克的家人正在收割水稻。

  据董工介绍:“埃里克一家世代务农,因为南欧江项目开工建设,埃里克成了二级电站的一名工人,全家也搬到新村,住上了新房。”

  随着南欧江二期项目四个电站的建设,有更多老挝青年到电站工作。埃里克说,“没有南欧江电站,就没有新工作和新房子。”

  南欧江全流域水电开发项目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缩影。“一带一路”项目,无论大小,要想成功,需要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五通”是统一体、缺一不可,其中,资金融通对“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关键项目落地,发挥着重要支撑作用。

  自2013年底“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一个以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国家开发银行、商业银行为主体的市场化、多层次、可持续性的资金融通体系正在形成。

  亚投行思路

  “一带一路”建设需要上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的资金,任何一国都无力承担这样的巨额费用,只能通过市场运作来筹集资金。

  2015年12月25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正式成立,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截至2017年3月23日,成员总数已扩大至70个。

  尽管亚投行是国际多边金融机构,主要投资于亚洲及相关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虽然不是只为“一带一路”服务的,但有交集,毕竟亚投行的成员大多是“一带一路”沿线沿岸国家。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亚投行投入运行第一年投资项目,全部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截至2016年底,亚投行已为9个项目提供了17亿美元贷款,涉及印度尼西亚、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国的能源、交通和城市发展等急需项目。

  据亚投行官网,2017年已批准项目4个,分别是孟加拉国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和效率改善项目、印尼大坝运行改善与安全工程第二期、印尼区域基础设施发展基金项目,以及印度电力项目。

  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教授西蒙·泰勒公开表示,基础设施是投资领域的一块“硬骨头”,“亚投行会在资金和协调方面,做出有益的贡献”。

  丝路基金之重

  谈“一带一路”倡议的金融动脉,丝路基金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丝路基金,2014年底,中国出资400亿美元设立,首期注册资本金100亿美元,通过以股权为主的多种方式为共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支持。

  丝路基金成立后,首单投向了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清洁能源。随后,支持三峡集团在巴基斯坦建设卡洛特水电站;支持中国化工集团并购意大利倍耐力轮胎公司;购买了俄罗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一体化项目9.9%的股权并提供贷款;与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加工及石化产品公司西布尔签署了收购少数股权的交易协议;携手哈电集团投资迪拜哈翔清洁燃煤电站项目;与世界银行集团所属IFC开展基金合作,推动在亚洲新兴经济体产业投资。

  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金琦透露,截至目前,丝路基金已实现了15个项目签约,承诺投资金额累计达60亿美元,投资覆盖了“一带一路”沿线的俄蒙、中亚、南亚、东南亚、西亚、北非及欧洲等地区,在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金融合作四大领域均有涉足。

  此外,丝路基金还单独出资20亿美元设立了中哈产能合作基金。粗略估算,目前丝路基金所参与项目涉及的总投资额已达800亿美元。

  丝路基金监事会主席杨泽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丝路基金重点跟踪项目已有100多个,重点关注俄罗斯、中亚、孟中印缅以及东南亚等地区,2017年,投资规模有望保持前两年势头。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对于一些资金需求量较大的项目,丝路基金采用了“股权+债权”相配套的方式,例如支持三峡集团投资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项目、联合中国化工收购意大利倍耐力公司、参与亚马尔液化天然气一体化项目、支持哈电国际投资阿联酋迪拜哈翔清洁燃煤电站项目。

  银行的使命

  资金融通,政策性银行和商业性银行都不能缺位。

  国开行是“一带一路”的金融支持大户。截至2016年底,该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发放贷款超过1600亿美元,余额超过1100亿美元,占全行国际业务余额30%以上。

  目前国开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储备项目500余个,融资需求总量3500多亿美元;工行则储备了近300个商业前景较好的重大项目,涉及总投资金额2000多亿美元。

  作为商业银行的代表,截至目前,中国工商银行已支持“一带一路”项目136个,承贷金额400亿美元,涵盖电力、交通、油气、矿产、电信、机械、园区建设、农业等行业。此外,中国工商银行牵头成立了中国-中东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并设立中国-中东欧基金。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中,政策性银行和商业性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将逐步建立功能互补、优势特色明显的开放性金融支持保障体系,以提供长期的、市场化的、互利多赢的金融保障支持。

  开发性金融机构贷款期限长、保本微利、不需要政府补贴,资金是政策性、开发性的资金,具有先导和示范作用,也有人才技术优势。

  而商业银行的优势是筹资渠道多元,可吸收存款,可发行专项理财计划,也可向全球发行债券。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丁向群公开表示,国开行的优势是长期致力于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和重大项目的建设和发展,与政府部门以及社会各方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这有利于政策对接。

  “亚马尔”样本

  在涅涅茨语里,“亚马尔”的意思是“天涯尽头”。

  亚马尔半岛位于俄罗斯西伯利亚平原西北部北极圈内,最低温度零下52度,拥有丰富的天然气储藏。

  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项目,最初是由中、俄、法三国能源巨头中石油、诺瓦泰克、道达尔共同发起。诺瓦泰克作为控股股东持股60%,中石油和道达尔分别持股20%。

  作为中俄两国近年来最大的经济合作项目,亚马尔项目是中俄第一次在投资、融资、建设、管理四维度和上、中、下游、产、供、销全产业链上的合作。

  可是,2014年下半年,国际原油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加之汇率风险,俄方股东担保能力不足,使该项目风险愈加突出,融资问题成为项目成败的关键。

  2015年12月,丝路基金投资亚马尔项目,获得9.9%股权,诺瓦泰克的股权减少至50.1%。

  丝路基金选择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金琦认为,首先要符合投资所在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战略;其次,选择的项目应支持中国企业参与国际产能合作;第三,从商业角度上考虑,风险与收益达到合理平衡;第四,项目要支持可持续发展。

  股权结构优化后,融资路如何走?

  在美元融资渠道中断、西方金融机构退出的背景下,2016年4月,以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为代表的中方金融机构为项目提供了120亿美元等值超大额融资,整体融资占比超过60%,占项目总投资1/3,为项目顺利推进提供了关键的资金支持。

  一位国家开发银行国合局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亚马尔项目融资开创了多个“业内之最”,是近年来项目融资额度之最、交易结构复杂程度之最、参与方数量之最、融资时长之最。

  “按照项目建设计划,三条LNG站线分别于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投产,首条LNG站线将于今年年中正式投产。”上述国开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中国而言,一方面亚马尔项目将进一步促进中国能源进口多元化,另一方面亚马尔项目是中国完整参与LNG开发全过程的项目,在此之前LNG高端设备制造被西方垄断,这是中国能源发展战略的关键一步。

  风控“哲学”

  无论是亚投行、丝路基金、还是银行,对项目的风控管理是必修课。

  前述国开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亚马尔项目中,国开行积极研究有效防范制裁风险的商务条款,首创性设立‘最高限额动态油价担保机制’,既降低项目融资负担,又加强对贷款资金安全的保障,有效构建了抵御行业周期风险的融资结构。”

  丝路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国家的外汇储备,对防风险高度重视。

  金琦表示,在项目选择和评估中,丝路基金以较优质的投资回报来衡量和筛选项目,争取各相关方绑定共同利益,确保各方权、责、利的统一,并在投资协议中明确所投资金有对应的风险覆盖和安排。

  丝路基金针对不同类型的项目还设计了相应合理的退出机制。

  据金琦介绍,商业性较强的项目将通过上市并达到投资回报预期要求后退出;具有公共属性的基础设施建设类项目一般采取BOT或PPP形式,在项目建成并运营后,通过向当地政府转让实现退出;有的项目是通过企业主体回购、公开上市、股权转让等方式退出。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罗光表示,当前,“亚洲各国的信用评级机构大部分只具备本土作业能力,各国对评级的监管体系、评级标准、信用等级等均存在较大差异,对跨国金融机构使用各国的信用评级服务,以及各国使用境外信用服务的需求者构成了障碍。”

  近日,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撰写的《“一带一路”倡议的金融支持》报告认为,在“一带一路”沿线金融监管合作方面,央行积极参与金融稳定理事会、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及其下设工作组的工作,继续在东亚及太平洋中央银行行长会议组织机制下加强区域经济金融检测,不断完善危机管理和处置框架。

  截至2016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已与42个境外反洗钱机构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银监会与29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监管当局签署了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或合作换文,中国保监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签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并成立亚洲保险监督官论坛(AFIR)。

“一带一路”的金融动脉